惠芳又被局长操了

时间:2020-03-20 00:05:01

首先要介紹一下我的老婆。我的老婆叫慧芳,今年26歲,她長得非常漂亮︰ 一雙水汪汪的大眼楮,櫻桃小口,皮膚雪白嬌嫩,還有一頭烏黑的秀發,听說年 輕的時候就是我們那里有名的美人。雖然結婚那麼多年,但她的身材仍然保持得 很好,胸部仍是那麼挺拔,腰身也還是那麼縴細。她在站里的商店上班,因為單 位不景氣,很長時間沒發工資了,但是就著樣,听說又要裁員,听說這次的名單 里有她。我做出很老到的樣子說︰“這有什麼大不了的,誰下崗還不是站長一句 話,晚上你給他送點東西好啦。”老婆卻說︰“就你聰明,別人會想不到啊。不 過眼前也沒有別的辦法,只有先試試好了。”而我怎麼也想不到就是我出的這個 主意讓她開始了淫蕩的生活。

到了晚上,老婆準備了些禮品,然後化了淡妝,換了件吊帶衫,又灑了點香 水,看起來真的象個公主,她連聲問我好看嗎,我一個勁的說︰“老婆,你太美 了!”她高興的笑了,和我打了聲招呼就走了。誰知她這一走就走了兩個小時。 她一進門,我就覺得她神色很慌張,眼楮也不敢正視我,兩朵紅雲也爬上了她的 粉臉,顯得嬌嫩欲滴。我問她怎麼樣了,她支支吾吾的說差不多了,然後一轉身 進了房,坐在鏡子前,又拿出了些化妝品,我這是才注意到,她的頭發有點亂, 而且口紅也沒了,甚至有點口紅被搽到了嘴角。

我突然有個猜想︰該不會……甚至老婆在站長那里的場面都浮現在我面前, 但奇怪的是想到這里我的雞巴卻不爭氣的硬了,真的覺得好興奮。接下來的日子 里,老婆老是要抽空在晚上出去,而且每次出去都打扮得很漂亮。多出去兩次我 就起了疑心。有一天晚上她又說有事要出去,我連忙說︰“好啊,我正想一個人 看下書。”[!--empirenews.page--]

她微笑著出了門,我等她走了兩分鐘,也急忙跟了出去,她似乎有點緊張, 不時的向周圍看看,還好我隱蔽得好,沒被她看見。

就這樣跟著她走了十多分鐘,便看見她進了一棟住宅,我沒辦法了,只好在 外面等。不一會,我看見站長的小車開過來了,站長下了車也急急忙忙的往小樓 里走去。

站長原來我就認識,他到我家吃過飯,以前還因為個人作風問題被檢查過。 站長大概有五十多歲了,人很胖,肚子挺得很高,頭略禿頂了,只有邊緣的一圈 還有頭發,由于長期吸煙,一口牙被燻得焦黃。

看著他急不可待的也進了老婆剛才進的那間房間,我就什麼都知道了。開始 的時候我很氣憤,真的想沖進去大聲質問,但不知道我沖進去的時候他們在干什 麼,一想到這里,我就仿佛看見站長重重的壓在老婆的身上,將他紫紅的龜頭抵 在老婆的嬌嫩的陰唇,然後…… 想著想著,我的雞巴又變得象鐵一樣硬了,我 趕緊找了個公共廁所,幻想著老婆和站長做愛的場面打著手槍,在里面放了一炮, 然後跑回了家。

老婆又是過了很久才回來,此時的我假裝正在老老實實地看書,她一點也不 知道我的跟蹤。我不甘心就這麼算了,但我也沒有說破,淫欲支配著我有下一步 的行動。 但是就這麼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找到什麼機會,老婆還是在晚上 經常出去,我還是偶爾跟蹤一下。直到有一天早上老婆出去買菜,我起床喝著牛 奶,看見老婆的鑰匙放在桌上。我沒事拿起來玩,突然我看見一把沒見過的鑰匙, 我突然靈光一現︰這會不會是老婆和站長做愛的房子的鑰匙了?于是趁老婆沒回 來,我偷偷溜到樓下,到小攤上配了把鑰匙,然後又不動神色的回來。[!--empirenews.page--]

老婆回來了一點都沒發覺,我試探的問︰“老婆,我今天晚上想看電影,你 去嗎?”

老婆說︰“我晚上和陳阿姨約好了到她那里去,你自己去看電影吧。”  “哦。”果然不出我所料!

到了晚上我打著看電影的名義,很早就出來了。我一溜小跑的來到了那家房 門前,拿起鑰匙,輕輕一轉便打開了。我進去一看,屋子只簡單的裝修了一下, 陳設也很簡單︰有一張很大的床,收拾得很軟和,一個大XX,還有一套家庭影 院。 我從桌上的CD盒里抽了張VCD,一看題目就知道是A片,別看我歲數 不大,可A片卻看過不少了。我再一翻,盒子里裝的全是A片,我拿出一張,放 進機子,屏幕上立刻上演了一部日本的A片,女主角在男主角的大力抽插下發出 陣陣淫叫,我不禁掏出了雞巴,打起了手槍。

突然一陣汽車聲把我驚醒,我趴在窗邊一看,天哪,站長已經來了,正在上 樓!我一急︰現在跑出去肯定來不及了,他又認識我。我往四周一看,只有躲在 大床底下了,還好床單很大,把床腳都遮住了。于是我就迅速關掉電視,一下子 爬在床下。

我剛爬進去,站長就開門進來了。他關好門,拿了張黃碟看了起來。我大氣 都不敢出,但我的位置很好,可以通過床單縫看見屋里任何一個地方。只見他坐 在XX上,掏出了他的雞巴,我真的沒想到,五十多歲的人的精力會這麼好,他 的雞巴很黑,而且又粗又長,還有一個碩大龜頭,雞巴上的血管都漲得很粗,我 開始為老婆擔心起來︰一會她怎麼受得了啊。

站長套弄了一會雞巴,那雞巴又大了許多,我看見他從皮包里拿出一顆藍色 的藥,嚼了嚼就吞了下去,我想那是偉哥吧,真不知道他要把老婆干成什麼樣才 滿意。[!--empirenews.page--]

這時傳來了敲門聲,肯定是老婆來了,我看見站長就這樣挺著大雞巴去開門 了。一開門,我听見老婆“啊”的一聲,臉羞得緋紅,眼楮直愣愣的盯著那根大 雞巴。站長一把把她拉進來,關上門,說道︰“我就是喜歡你這樣,都日了你那 麼多次了還這麼害羞。來,先幫我摸摸,今天我非干死你不可。”說著便拉著慧 芳在XX上坐下,兩人一起看起A片來。站長拉著慧芳的手,放在他的大雞巴上, 慧芳輕輕的握著這根滾燙的雞巴,上下套弄起來。站長張著滿是黃牙的大嘴壓在 慧芳的櫻桃小口上拼命的吸吮,他的手也沒閑著,伸進慧芳的裙子動作起來,我 可以想象他一定在搓揉慧芳的陰蒂和陰唇。不一會,我就听見慧芳發出淫蕩的呻 吟,站長一邊揉著下面,一邊用另一只手伸進了慧芳的領口,使勁的抓著慧芳的 乳房,他獰笑著說︰“乖乖,你的下面都濕透了。”

他一把抓住慧芳的頭發道︰“快含著我的雞巴,讓我爽。”慧芳順從地低下 頭,握著大雞巴,張開了紅潤的小嘴,我真的替她擔心,她怎麼含得下這麼大的 雞巴。老婆輕輕的含著那個紫紅的大龜頭,伸出乖巧的舌頭舔那條縫。站長陶醉 的深深的吐了口氣,手上一用力,把老婆的頭按了下去,慧芳的嘴將這根十八厘 米左右的大雞巴完全含了進去,嘴唇貼著站長的陰囊,但這對她確實太吃力了, 她的喉嚨發出嗚嗚的聲音,但她還是很賣力的上下點頭,幫站長口交。站長抓著 老婆,讓她跪在地上為他吹喇叭,然後將手伸進慧芳的內褲,扣弄起慧芳的小騷 俜來。老婆的陰部受不了刺激,更加賣力的把頭上下擺動起來。站長一邊享受著 老婆的口交,一邊看著A片,還真是會玩啊,而我的雞巴也早已在強烈的刺激下 硬得不象話了。[!--empirenews.page--]

慧芳為站長口交了十多分鐘,站長突然叫道︰“受不了了,我要射了。”我 看見老婆想把他的雞巴吐出來,卻被他死死的按著頭,“吃下去,這次你必須吃 下去了。”老婆的喉嚨一陣動,好一陣才把所有的精液都吃下去了。

但站長並沒有就此放過她,“快把衣服全脫掉。”老婆搽了搽嘴邊的精液, 站起身來脫掉了外套和裙子,我這才發現老婆根本就沒穿內衣和內褲。站長把她 按在XX上(幸好是在XX上,如果在床上我就什麼都看不到了!),把老婆的 兩條雪白細嫩的的大腿分開,露出了粉色的陰唇,並且老婆連陰毛都修剪過了, 看起來就象小女生的陰戶。

站長埋下頭用舌頭仔細的舔著老婆的陰戶,還撥開包皮舔弄老婆的小蜜豆。 老婆渾身戰栗著,嘴里淫叫個不停,亮晶晶的淫水隨著陰唇流下來,但立刻就被 站長肥碩的厚唇吸了進去。

才過了一會,站長就站了起來,一根大雞巴又挺得象鐵棒一樣,昂著頭驕傲 的對著老婆的小嫩騷噪,看來偉哥起作用了。站長將雞巴抵在老婆的陰戶上,開 始慢慢的插進去,在插進去的同時老婆的騷俜內冒出了許多淫水,她開始全身搖 動,發出呻吟。沒過多久,陰睫就全部沒入老婆的小騷俜內。

站長將大雞巴抽出來一大截,老婆的身體略略的放松,緊接著,站長又用飛 快的速度,用力將雞巴插進老婆的陰道。這一次進去得更深了,而站長狠命的聳 動著屁股,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而且速度也越來越快,他粗長的陰睫殘忍的抽 插著老婆的嬌嫩處,粉紅色的陰道口壁肉緊緊吸附著站長黑色的雞巴,被帶出又 擠入。

插了一陣,站長把老婆抱起來,“現在我們玩騎馬吞棍式。”說著只見老婆 抬起雪白的屁股,輕輕握著站長的大雞巴,慢慢的坐了下去。站長從後面使勁揉 著老婆的玉乳,而老婆則開始在站長身上一上一下的移動自己的臀部,開始抽送 的動作。當她停下來休息,站長就立刻自動的從下面挺起身子,讓抽送的動作不 至于中斷。[!--empirenews.page--]

這樣讓老婆又達到了個高潮,她張大了嘴,拼命的喘息,她的玉乳隨著上下 的動作而跳動,她已經完全沉迷在性帶給她的樂趣中,我敢打賭,站長現在叫她 做什麼她都會答應的。

果然,站長命令道︰“翻過去,象母狗一樣爬著。”他用手指沾了沾老婆小 騷俜里的淫水,涂在老婆的屁眼上,接著插了根手指進去,開始抽送,過了一會, 又插進去一根。老婆一直在呻吟,站長覺得差不多了就握著自己的龜頭抵在老婆 的屁眼上,慢慢的插了進去。

老婆叫得更大聲了︰“慢……慢……一點!”接下來的抽送就比較順利了。 我真的不敢相信站長會用他那麼大的黑雞巴插進老婆這麼小的肛門中。老婆移動 屁股,主動幫站長抽送自己。老婆叫道︰“快點用力干我的屁眼,快把我干 死……”站長開始加速干她,她的頭發在空中飛揚,乳房在胸前跳動,幾分鐘後, 她又一陣痙攣,看來是高潮又來了。

不久後,站長的喉中發出低吼,看來是快射精了,他看著慧芳說︰“騷貨, 來吧,你的點心又來了。”站長將陰睫拔出來,然後立刻轉到慧芳的頭邊,將剛 剛還插在她肛門里的雞巴插進了慧芳的小嘴里,一大股白色的精液立即射入慧芳 的口中,慧芳立刻開始吞起來。

但是站長射出的精液實在太多了,還是有很多由慧芳的嘴角流了出來,滴在 她的乳房上,滴在她的陰毛上,最後流到她的陰核上。

但老婆還是使勁的幫站長把剩余的精液都射出來,直到吞下最後一滴精液, 她還用嘴幫站長污穢的大雞巴清理干淨了,才把大雞巴吐出來。站長立刻捧起她 的粉臉,用滿是黃牙,似乎從沒刷過牙的大嘴貪婪的吸吮著老婆的櫻桃小口,兩 個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他還從嘴里慢慢的滴下口水,滴進老婆的嘴里。[!--empirenews.page--]

兩個人終于完了,而我也在床下射出了精液,射完了才有點害怕,幸好他 們都只顧著做愛,根本沒想到床下有人,不然被發現就慘了。他們二人又吻了一 陣便整理好衣褲離開了,我這才大搖大擺的從房里出來。但我沒想到老婆以後會 越來越淫。

老婆和站長的關系就這樣一直保持著,我的膽子也越來越大,經常趁老婆還 在化妝時提前跑到他們“愛的小屋”,然後躲在床下,偷看秀麗絕倫的老婆和油 滿腸肥的站長干得大汗淋灕,欲仙欲死,然後自己在床下打手槍。

有一天傍晚,老婆又坐在鏡邊,本來就嬌嫩雪白、吹彈得破的臉上,略施粉 黛之後更是說不出的明艷動人,惹人憐愛。我知道她又要去和站長做愛了。于是 我說了個謊,趁空溜了出來,然後輕車熟路的來到了他們的小巢,不慌不忙的看 了會兒A片,算得時間差不多了,便又悄悄的躲在床底下。

不一會,老婆就來了。她穿著一件黑色的吊帶裙,雪白的肩膀和手臂都露在 外面,便如兩段蓮藕一般,勻稱光滑的小腿也細膩得讓人垂涎。她看看站長還沒 來,就拿過一本書,坐在XX上慢慢翻看起來,我一看那書的封面,便知是《花 花公子》、《龍虎豹》一類的書。

老婆慢慢的翻著,臉上慢慢露出了紅暈,潔白的牙齒輕輕咬著小小的紅唇, 伸出縴縴的小手在大腿上撫摩,慢慢伸到大腿內側,把裙邊向上撩起,一只小手 滑了進去,然後就上下動起來。一邊上下動作,還一邊輕聲的呻吟。漸漸的,慧 芳手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呻吟聲也越來越大。突然,她大叫了一聲,整個人僵在 XX上,一陣嬌喘後慢慢恢復了平靜,我知道她到了一次高潮。

她休息了一會,可是站長還沒來,于是她又百無聊賴的看了會電視,我也覺 得奇怪,因為站長原來總是火急火燎的趕來泄火,怎麼這次這麼久還不來?[!--empirenews.page--]

又過了會,樓下響起一陣汽車聲,我知道是站長來了。老婆很高興,跑到窗 口招了招手,又跑到鏡子前攏了攏頭發,看了看自己的妝。

門上輕輕的敲了敲,老婆便急忙跑去開門,一開門,我听見老婆“咦”了一 聲,然後就看到門口除了站長的一雙腳之外還有另外一雙穿黑皮鞋的大腳,這可 是從來沒有過的情況,這個小巢除了站長(當然還有我)再也沒有來過其他的男 人,難怪老婆呆在門口,不知所措。

站長拍了拍老婆的肩膀,“愣著干什麼,還不快招呼客人進屋。”說著便和 那個男人跨了進來,順手關上了門。我這時才看清楚了那個男人的樣子︰梳著油 亮的大背頭,滿臉的油光,小眼大嘴,夾著個公文包,一副干部的模樣。

站長輕輕摟著老婆的肩膀,一只大手在上面來回撫摩,對老婆說道︰“我給 你介紹一下,這是鄭局長,這次站里的資金能不能到位就全仰仗鄭局長了。是不 是啊,鄭局長?”

鄭局長笑了笑︰“好說,好說。”說著兩只小眼楮在老婆身上賊溜溜亂轉, 就象一把鋒利的剪刀,要把老婆的裙子剪個稀爛才好。老婆臉上一紅,向後退了 一步。

站長看到鄭局長的表情,得意的笑了,“鄭局長,我也給你介紹一下,這可 是我們股里的股花,有名的大美人,就是結婚早了點,不過男人不在這里,一年 到頭也不會來,可苦了我們的大美人了。鄭局長,今天你可要做為領導好好安慰 下我們的同志哦!”說著把老婆推到鄭局長身邊。

鄭局長伸出手來,緊緊握住老婆的小手,另外一只手搭在老婆的手背上輕輕 撫摩,望著老婆緋紅的俏臉,嘴里都要流出口水來了,一個勁的點頭道︰“那是 當然。”[!--empirenews.page--]

站長又拍了拍老婆的屁股,“你不是不想在門市,想到辦公室嗎。我都幫你 辦好了,你該怎麼感謝我啊?”老婆羞紅了臉,低下頭道︰“不……不知道。” 站長在她屁股上狠狠擰了一把道︰“就是要你把鄭局長伺候舒服了,要是鄭局長 有一點不滿意,你也不用干了,听見沒有?”老婆輕輕點了點頭。站長一把把慧 芳推到鄭局長懷里,趙局長趁勢摟著慧芳,慧芳掙扎了一下沒有掙脫,只有听任 鄭局長摟著自己。

站長對鄭局長說道︰“那您就慢慢享受,我就不打攪您了。”說著退出了房 間,帶上了門。這下屋里就只剩下老婆和鄭局長了(哦,當然還有我)。鄭局長 摟著慧芳,在慧芳的粉嫩的臉上擰了一下,說道︰“美女,我們到XX上聊下 天。”說著摟著慧芳在XX上坐下,一只手摟著慧芳的肩膀,另一只手放在慧芳 的大腿上。鄭局長笑著說︰“還是你們站長想的周到啊,知道我外面的庸脂俗粉 都玩膩了,讓我來開導開導你這樣的同志,好得很吶!對了,小姐芳齡多少啊?” 老婆低下頭不敢看他,答道︰“都快三十了。”鄭局長詫異道︰“看不出來,看 不出來,我還以為你是新婚了,看起來這麼年青。你除了和你們站長睡覺之外, 還和別的男人睡過嗎?” 慧芳沒想到他會問這麼露骨的問題,臉一下子紅到了 耳根,用幾乎听不到的聲音答道︰“沒有。” 鄭局長滿意的點點頭道︰“那好 啊,又嫩又干淨。你說一會我你的時候帶不帶套子?”

老婆愣了下,羞得 不知該如何回答,答帶或不帶好象都不對。還是鄭局長自己說道︰“還是直接 起來比較舒服,反正你又干干淨淨的,你的陰道洗了嗎?”老婆輕輕點了下頭。 鄭局長又接著說道,“我的雞巴可是好久沒洗了,一會你要用你的小嘴幫我清洗 干淨喲。對了,你說我射精射在你哪里好?”見老婆不回答,他便拉長了臉, “一點都不配合我的工作,裝什麼淑女啊,不想干就走!”[!--empirenews.page--]

老婆見他生氣了,不敢再不答應,只有硬著頭皮說︰“隨便您。”

鄭局長得意的笑笑,“哦,那我可要幫你好好美美容咯!來,讓我看下你的 大奶子有多水靈。”說著慢慢撩起老婆的裙子,慧芳配合的舉起手,讓鄭局長把 整件裙子都脫了下來。只見老婆穿著黑色的蕾絲內衣和底褲,映襯著她如雪的肌 膚,別提有多美了。

鄭局長吸了下口水,淫笑著說︰“嫩得跟面團似的,老子弄死你得了。”說 著把慧芳的內衣拉起來一些,慧芳雪白的乳峰上,兩顆晶瑩粉紅的乳頭就露了出 來。鄭局長湊上頭去,在慧芳右邊的乳頭上拼命的吸吮,另一只手玩弄著慧芳左 邊的乳頭。只見他把慧芳的乳頭拉起來又突然彈回去,還用舌頭快速的舔著。慧 芳閉著眼楮,低聲的呻吟。

鄭局長抬起頭來,一張大嘴緊緊壓在慧芳的櫻桃小口上,他伸出舌頭,使勁 在慧芳的小口里攪拌,慧芳被吻得透不過起來,嘴里發出嗚嗚的聲音。鄭局長突 然抬起頭,捏著慧芳的的下巴命令道︰“把舌頭伸出來!”慧芳只好順從的把小 巧的舌頭伸了出來,鄭局長一口吸住,兩個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鄭局長親得夠了,說道︰“乖乖,我們到床上去。”我心里一陣遺憾,這樣 的話,床底下的我不是什麼都看不到了。

只見一雙粉嫩的小腳和一雙大腳向床邊走來,我听見鄭局長說道︰“誰叫你 上床的,先把衣服全部脫掉,還有我的也一起脫咯!”

我從拖在地上的床單縫隙只看到衣服一件件的滑落到地板上,先是老婆的內 衣和底褲,接著是男人的襯衣、領帶,然後是男人的西褲,最後一件男人的內褲 也滑落到了地板上,我可以想象得到,他們都是一絲不掛了。[!--empirenews.page--]

只听見鄭局長淫笑道︰“你的小騷俜好粉嫩啊,你看,我的雞巴夠大吧?來, 握著,感受一下他的溫度!”一陣安靜,只可惜我看不到老婆幫鄭局長摸雞巴的 場景,只能想象了。

隔了一小會兒,我感覺到床動了一下,這時鄭局長的腳後跟就在我面前了, 我知道他在床沿坐了下來。

只听他說道︰“來,跪著,給我吹簫。”只見老婆圓潤的膝蓋慢慢放在地板 上,離我的臉也不過十厘米左右,我知道,老婆要為鄭局長口交了。接著就傳來 了熟悉的吮吸的聲音,口水在口腔里的聲音,老婆的呻吟聲以及鄭局長愜意的喘 氣聲。只听鄭局長叫紹︰“含深些,含到喉嚨里去……再快些…不要用牙齒…… 對,舌頭在龜頭上打轉……啊,好舒服……舔下那條縫……爽死了……”

從鄭局長酣暢的叫聲中我听出,老婆工作得一定很努力。吸了十多分鐘後, 我听到鄭局長大聲叫道︰“啊,快,我不行了…啊,我要射了……天女散花!… 啊!!!”

接著是一陣急促的喘息聲,“全部給我打出來,一滴也不要剩,你看你的臉 上都是高級的美容品啊,來,我用龜頭幫你抹勻淨。”我看到很多又粘又濃的精 液撒在地板上,有兩滴還滴進了床底,我淫欲一起,就爬下身來,伸出舌頭舔進 了嘴里,除了有點苦之外還是蠻好吃的。

這時我又听見鄭局長說道︰“含在嘴里,別拿出來,包皮里還有點精液,翻 開,舔干淨。來,含著不要動,跟著我到床上來,來,慢慢的……”听他的話, 我知道趙鄭局長一定是在玩釣魚的游戲︰把雞巴放在慧芳的嘴里來把她拖上床。 只可惜我現在是什麼也看不到了。

過了五、六分鐘,我听見鄭局長叫道︰“又抬頭了,還是你們站長給我的藥 管用啊!來吧,我替你老公好好日日你!看你水得的真多!”然後我只感覺到床 劇烈的搖晃起來。[!--empirenews.page--]

伴隨著慧芳和鄭局長的喘息聲和叫聲,只听慧芳叫道︰“啊……啊……受不 了了……啊……好舒服……快用力……再快點……不要停……多轉幾下……”看 來老婆的羞澀與矜持已經完全被欲火所征服了,她已經完全沉浸在交合的快感中 了。

就這樣他們在床上折騰了一個多小時,鄭局長指揮老婆嘗試了好幾種體位。 在鄭局長在老婆的子宮里射出第三次精液後,兩個人都累得不動了,一會兒就傳 來了鄭局長巨大的鼾聲。老婆過了一會就起來了,到浴室里去洗澡了,我趁此機 會,溜之大吉了!不過那個晚上老婆都沒回來,第二天早上,她才紅著眼楮回來 了,我想這一晚她一定過得很爽吧

首先要介紹一下我的老婆。我的老婆叫慧芳,今年26歲,她長得非常漂亮︰ 一雙水汪汪的大眼楮,櫻桃小口,皮膚雪白嬌嫩,還有一頭烏黑的秀發,听說年 輕的時候就是我們那里有名的美人。雖然結婚那麼多年,但她的身材仍然保持得 很好,胸部仍是那麼挺拔,腰身也還是那麼縴細。她在站里的商店上班,因為單 位不景氣,很長時間沒發工資了,但是就著樣,听說又要裁員,听說這次的名單 里有她。我做出很老到的樣子說︰“這有什麼大不了的,誰下崗還不是站長一句 話,晚上你給他送點東西好啦。”老婆卻說︰“就你聰明,別人會想不到啊。不 過眼前也沒有別的辦法,只有先試試好了。”而我怎麼也想不到就是我出的這個 主意讓她開始了淫蕩的生活。

到了晚上,老婆準備了些禮品,然後化了淡妝,換了件吊帶衫,又灑了點香 水,看起來真的象個公主,她連聲問我好看嗎,我一個勁的說︰“老婆,你太美 了!”她高興的笑了,和我打了聲招呼就走了。誰知她這一走就走了兩個小時。 她一進門,我就覺得她神色很慌張,眼楮也不敢正視我,兩朵紅雲也爬上了她的 粉臉,顯得嬌嫩欲滴。我問她怎麼樣了,她支支吾吾的說差不多了,然後一轉身 進了房,坐在鏡子前,又拿出了些化妝品,我這是才注意到,她的頭發有點亂, 而且口紅也沒了,甚至有點口紅被搽到了嘴角。[!--empirenews.page--]

我突然有個猜想︰該不會……甚至老婆在站長那里的場面都浮現在我面前, 但奇怪的是想到這里我的雞巴卻不爭氣的硬了,真的覺得好興奮。接下來的日子 里,老婆老是要抽空在晚上出去,而且每次出去都打扮得很漂亮。多出去兩次我 就起了疑心。有一天晚上她又說有事要出去,我連忙說︰“好啊,我正想一個人 看下書。”

她微笑著出了門,我等她走了兩分鐘,也急忙跟了出去,她似乎有點緊張, 不時的向周圍看看,還好我隱蔽得好,沒被她看見。

就這樣跟著她走了十多分鐘,便看見她進了一棟住宅,我沒辦法了,只好在 外面等。不一會,我看見站長的小車開過來了,站長下了車也急急忙忙的往小樓 里走去。

站長原來我就認識,他到我家吃過飯,以前還因為個人作風問題被檢查過。 站長大概有五十多歲了,人很胖,肚子挺得很高,頭略禿頂了,只有邊緣的一圈 還有頭發,由于長期吸煙,一口牙被燻得焦黃。

看著他急不可待的也進了老婆剛才進的那間房間,我就什麼都知道了。開始 的時候我很氣憤,真的想沖進去大聲質問,但不知道我沖進去的時候他們在干什 麼,一想到這里,我就仿佛看見站長重重的壓在老婆的身上,將他紫紅的龜頭抵 在老婆的嬌嫩的陰唇,然後…… 想著想著,我的雞巴又變得象鐵一樣硬了,我 趕緊找了個公共廁所,幻想著老婆和站長做愛的場面打著手槍,在里面放了一炮, 然後跑回了家。

老婆又是過了很久才回來,此時的我假裝正在老老實實地看書,她一點也不 知道我的跟蹤。我不甘心就這麼算了,但我也沒有說破,淫欲支配著我有下一步 的行動。 但是就這麼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找到什麼機會,老婆還是在晚上 經常出去,我還是偶爾跟蹤一下。直到有一天早上老婆出去買菜,我起床喝著牛 奶,看見老婆的鑰匙放在桌上。我沒事拿起來玩,突然我看見一把沒見過的鑰匙, 我突然靈光一現︰這會不會是老婆和站長做愛的房子的鑰匙了?于是趁老婆沒回 來,我偷偷溜到樓下,到小攤上配了把鑰匙,然後又不動神色的回來。[!--empirenews.page--]

老婆回來了一點都沒發覺,我試探的問︰“老婆,我今天晚上想看電影,你 去嗎?”

老婆說︰“我晚上和陳阿姨約好了到她那里去,你自己去看電影吧。”  “哦。”果然不出我所料!

到了晚上我打著看電影的名義,很早就出來了。我一溜小跑的來到了那家房 門前,拿起鑰匙,輕輕一轉便打開了。我進去一看,屋子只簡單的裝修了一下, 陳設也很簡單︰有一張很大的床,收拾得很軟和,一個大XX,還有一套家庭影 院。 我從桌上的CD盒里抽了張VCD,一看題目就知道是A片,別看我歲數 不大,可A片卻看過不少了。我再一翻,盒子里裝的全是A片,我拿出一張,放 進機子,屏幕上立刻上演了一部日本的A片,女主角在男主角的大力抽插下發出 陣陣淫叫,我不禁掏出了雞巴,打起了手槍。

突然一陣汽車聲把我驚醒,我趴在窗邊一看,天哪,站長已經來了,正在上 樓!我一急︰現在跑出去肯定來不及了,他又認識我。我往四周一看,只有躲在 大床底下了,還好床單很大,把床腳都遮住了。于是我就迅速關掉電視,一下子 爬在床下。

我剛爬進去,站長就開門進來了。他關好門,拿了張黃碟看了起來。我大氣 都不敢出,但我的位置很好,可以通過床單縫看見屋里任何一個地方。只見他坐 在XX上,掏出了他的雞巴,我真的沒想到,五十多歲的人的精力會這麼好,他 的雞巴很黑,而且又粗又長,還有一個碩大龜頭,雞巴上的血管都漲得很粗,我 開始為老婆擔心起來︰一會她怎麼受得了啊。

站長套弄了一會雞巴,那雞巴又大了許多,我看見他從皮包里拿出一顆藍色 的藥,嚼了嚼就吞了下去,我想那是偉哥吧,真不知道他要把老婆干成什麼樣才 滿意。[!--empirenews.page--]

這時傳來了敲門聲,肯定是老婆來了,我看見站長就這樣挺著大雞巴去開門 了。一開門,我听見老婆“啊”的一聲,臉羞得緋紅,眼楮直愣愣的盯著那根大 雞巴。站長一把把她拉進來,關上門,說道︰“我就是喜歡你這樣,都日了你那 麼多次了還這麼害羞。來,先幫我摸摸,今天我非干死你不可。”說著便拉著慧 芳在XX上坐下,兩人一起看起A片來。站長拉著慧芳的手,放在他的大雞巴上, 慧芳輕輕的握著這根滾燙的雞巴,上下套弄起來。站長張著滿是黃牙的大嘴壓在 慧芳的櫻桃小口上拼命的吸吮,他的手也沒閑著,伸進慧芳的裙子動作起來,我 可以想象他一定在搓揉慧芳的陰蒂和陰唇。不一會,我就听見慧芳發出淫蕩的呻 吟,站長一邊揉著下面,一邊用另一只手伸進了慧芳的領口,使勁的抓著慧芳的 乳房,他獰笑著說︰“乖乖,你的下面都濕透了。”

他一把抓住慧芳的頭發道︰“快含著我的雞巴,讓我爽。”慧芳順從地低下 頭,握著大雞巴,張開了紅潤的小嘴,我真的替她擔心,她怎麼含得下這麼大的 雞巴。老婆輕輕的含著那個紫紅的大龜頭,伸出乖巧的舌頭舔那條縫。站長陶醉 的深深的吐了口氣,手上一用力,把老婆的頭按了下去,慧芳的嘴將這根十八厘 米左右的大雞巴完全含了進去,嘴唇貼著站長的陰囊,但這對她確實太吃力了, 她的喉嚨發出嗚嗚的聲音,但她還是很賣力的上下點頭,幫站長口交。站長抓著 老婆,讓她跪在地上為他吹喇叭,然後將手伸進慧芳的內褲,扣弄起慧芳的小騷 俜來。老婆的陰部受不了刺激,更加賣力的把頭上下擺動起來。站長一邊享受著 老婆的口交,一邊看著A片,還真是會玩啊,而我的雞巴也早已在強烈的刺激下 硬得不象話了。[!--empirenews.page--]

慧芳為站長口交了十多分鐘,站長突然叫道︰“受不了了,我要射了。”我 看見老婆想把他的雞巴吐出來,卻被他死死的按著頭,“吃下去,這次你必須吃 下去了。”老婆的喉嚨一陣動,好一陣才把所有的精液都吃下去了。

但站長並沒有就此放過她,“快把衣服全脫掉。”老婆搽了搽嘴邊的精液, 站起身來脫掉了外套和裙子,我這才發現老婆根本就沒穿內衣和內褲。站長把她 按在XX上(幸好是在XX上,如果在床上我就什麼都看不到了!),把老婆的 兩條雪白細嫩的的大腿分開,露出了粉色的陰唇,並且老婆連陰毛都修剪過了, 看起來就象小女生的陰戶。

站長埋下頭用舌頭仔細的舔著老婆的陰戶,還撥開包皮舔弄老婆的小蜜豆。 老婆渾身戰栗著,嘴里淫叫個不停,亮晶晶的淫水隨著陰唇流下來,但立刻就被 站長肥碩的厚唇吸了進去。

才過了一會,站長就站了起來,一根大雞巴又挺得象鐵棒一樣,昂著頭驕傲 的對著老婆的小嫩騷噪,看來偉哥起作用了。站長將雞巴抵在老婆的陰戶上,開 始慢慢的插進去,在插進去的同時老婆的騷俜內冒出了許多淫水,她開始全身搖 動,發出呻吟。沒過多久,陰睫就全部沒入老婆的小騷俜內。

站長將大雞巴抽出來一大截,老婆的身體略略的放松,緊接著,站長又用飛 快的速度,用力將雞巴插進老婆的陰道。這一次進去得更深了,而站長狠命的聳 動著屁股,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而且速度也越來越快,他粗長的陰睫殘忍的抽 插著老婆的嬌嫩處,粉紅色的陰道口壁肉緊緊吸附著站長黑色的雞巴,被帶出又 擠入。

插了一陣,站長把老婆抱起來,“現在我們玩騎馬吞棍式。”說著只見老婆 抬起雪白的屁股,輕輕握著站長的大雞巴,慢慢的坐了下去。站長從後面使勁揉 著老婆的玉乳,而老婆則開始在站長身上一上一下的移動自己的臀部,開始抽送 的動作。當她停下來休息,站長就立刻自動的從下面挺起身子,讓抽送的動作不 至于中斷。[!--empirenews.page--]

這樣讓老婆又達到了個高潮,她張大了嘴,拼命的喘息,她的玉乳隨著上下 的動作而跳動,她已經完全沉迷在性帶給她的樂趣中,我敢打賭,站長現在叫她 做什麼她都會答應的。

果然,站長命令道︰“翻過去,象母狗一樣爬著。”他用手指沾了沾老婆小 騷俜里的淫水,涂在老婆的屁眼上,接著插了根手指進去,開始抽送,過了一會, 又插進去一根。老婆一直在呻吟,站長覺得差不多了就握著自己的龜頭抵在老婆 的屁眼上,慢慢的插了進去。

老婆叫得更大聲了︰“慢……慢……一點!”接下來的抽送就比較順利了。 我真的不敢相信站長會用他那麼大的黑雞巴插進老婆這麼小的肛門中。老婆移動 屁股,主動幫站長抽送自己。老婆叫道︰“快點用力干我的屁眼,快把我干 死……”站長開始加速干她,她的頭發在空中飛揚,乳房在胸前跳動,幾分鐘後, 她又一陣痙攣,看來是高潮又來了。

不久後,站長的喉中發出低吼,看來是快射精了,他看著慧芳說︰“騷貨, 來吧,你的點心又來了。”站長將陰睫拔出來,然後立刻轉到慧芳的頭邊,將剛 剛還插在她肛門里的雞巴插進了慧芳的小嘴里,一大股白色的精液立即射入慧芳 的口中,慧芳立刻開始吞起來。

但是站長射出的精液實在太多了,還是有很多由慧芳的嘴角流了出來,滴在 她的乳房上,滴在她的陰毛上,最後流到她的陰核上。

但老婆還是使勁的幫站長把剩余的精液都射出來,直到吞下最後一滴精液, 她還用嘴幫站長污穢的大雞巴清理干淨了,才把大雞巴吐出來。站長立刻捧起她 的粉臉,用滿是黃牙,似乎從沒刷過牙的大嘴貪婪的吸吮著老婆的櫻桃小口,兩 個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他還從嘴里慢慢的滴下口水,滴進老婆的嘴里。[!--empirenews.page--]

兩個人終于完了,而我也在床下射出了精液,射完了才有點害怕,幸好他 們都只顧著做愛,根本沒想到床下有人,不然被發現就慘了。他們二人又吻了一 陣便整理好衣褲離開了,我這才大搖大擺的從房里出來。但我沒想到老婆以後會 越來越淫。

老婆和站長的關系就這樣一直保持著,我的膽子也越來越大,經常趁老婆還 在化妝時提前跑到他們“愛的小屋”,然後躲在床下,偷看秀麗絕倫的老婆和油 滿腸肥的站長干得大汗淋灕,欲仙欲死,然後自己在床下打手槍。

有一天傍晚,老婆又坐在鏡邊,本來就嬌嫩雪白、吹彈得破的臉上,略施粉 黛之後更是說不出的明艷動人,惹人憐愛。我知道她又要去和站長做愛了。于是 我說了個謊,趁空溜了出來,然後輕車熟路的來到了他們的小巢,不慌不忙的看 了會兒A片,算得時間差不多了,便又悄悄的躲在床底下。

不一會,老婆就來了。她穿著一件黑色的吊帶裙,雪白的肩膀和手臂都露在 外面,便如兩段蓮藕一般,勻稱光滑的小腿也細膩得讓人垂涎。她看看站長還沒 來,就拿過一本書,坐在XX上慢慢翻看起來,我一看那書的封面,便知是《花 花公子》、《龍虎豹》一類的書。

老婆慢慢的翻著,臉上慢慢露出了紅暈,潔白的牙齒輕輕咬著小小的紅唇, 伸出縴縴的小手在大腿上撫摩,慢慢伸到大腿內側,把裙邊向上撩起,一只小手 滑了進去,然後就上下動起來。一邊上下動作,還一邊輕聲的呻吟。漸漸的,慧 芳手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呻吟聲也越來越大。突然,她大叫了一聲,整個人僵在 XX上,一陣嬌喘後慢慢恢復了平靜,我知道她到了一次高潮。

她休息了一會,可是站長還沒來,于是她又百無聊賴的看了會電視,我也覺 得奇怪,因為站長原來總是火急火燎的趕來泄火,怎麼這次這麼久還不來?[!--empirenews.page--]

又過了會,樓下響起一陣汽車聲,我知道是站長來了。老婆很高興,跑到窗 口招了招手,又跑到鏡子前攏了攏頭發,看了看自己的妝。

門上輕輕的敲了敲,老婆便急忙跑去開門,一開門,我听見老婆“咦”了一 聲,然後就看到門口除了站長的一雙腳之外還有另外一雙穿黑皮鞋的大腳,這可 是從來沒有過的情況,這個小巢除了站長(當然還有我)再也沒有來過其他的男 人,難怪老婆呆在門口,不知所措。

站長拍了拍老婆的肩膀,“愣著干什麼,還不快招呼客人進屋。”說著便和 那個男人跨了進來,順手關上了門。我這時才看清楚了那個男人的樣子︰梳著油 亮的大背頭,滿臉的油光,小眼大嘴,夾著個公文包,一副干部的模樣。

站長輕輕摟著老婆的肩膀,一只大手在上面來回撫摩,對老婆說道︰“我給 你介紹一下,這是鄭局長,這次站里的資金能不能到位就全仰仗鄭局長了。是不 是啊,鄭局長?”

鄭局長笑了笑︰“好說,好說。”說著兩只小眼楮在老婆身上賊溜溜亂轉, 就象一把鋒利的剪刀,要把老婆的裙子剪個稀爛才好。老婆臉上一紅,向後退了 一步。

站長看到鄭局長的表情,得意的笑了,“鄭局長,我也給你介紹一下,這可 是我們股里的股花,有名的大美人,就是結婚早了點,不過男人不在這里,一年 到頭也不會來,可苦了我們的大美人了。鄭局長,今天你可要做為領導好好安慰 下我們的同志哦!”說著把老婆推到鄭局長身邊。

鄭局長伸出手來,緊緊握住老婆的小手,另外一只手搭在老婆的手背上輕輕 撫摩,望著老婆緋紅的俏臉,嘴里都要流出口水來了,一個勁的點頭道︰“那是 當然。”[!--empirenews.page--]

站長又拍了拍老婆的屁股,“你不是不想在門市,想到辦公室嗎。我都幫你 辦好了,你該怎麼感謝我啊?”老婆羞紅了臉,低下頭道︰“不……不知道。” 站長在她屁股上狠狠擰了一把道︰“就是要你把鄭局長伺候舒服了,要是鄭局長 有一點不滿意,你也不用干了,听見沒有?”老婆輕輕點了點頭。站長一把把慧 芳推到鄭局長懷里,趙局長趁勢摟著慧芳,慧芳掙扎了一下沒有掙脫,只有听任 鄭局長摟著自己。

站長對鄭局長說道︰“那您就慢慢享受,我就不打攪您了。”說著退出了房 間,帶上了門。這下屋里就只剩下老婆和鄭局長了(哦,當然還有我)。鄭局長 摟著慧芳,在慧芳的粉嫩的臉上擰了一下,說道︰“美女,我們到XX上聊下 天。”說著摟著慧芳在XX上坐下,一只手摟著慧芳的肩膀,另一只手放在慧芳 的大腿上。鄭局長笑著說︰“還是你們站長想的周到啊,知道我外面的庸脂俗粉 都玩膩了,讓我來開導開導你這樣的同志,好得很吶!對了,小姐芳齡多少啊?” 老婆低下頭不敢看他,答道︰“都快三十了。”鄭局長詫異道︰“看不出來,看 不出來,我還以為你是新婚了,看起來這麼年青。你除了和你們站長睡覺之外, 還和別的男人睡過嗎?” 慧芳沒想到他會問這麼露骨的問題,臉一下子紅到了 耳根,用幾乎听不到的聲音答道︰“沒有。” 鄭局長滿意的點點頭道︰“那好 啊,又嫩又干淨。你說一會我你的時候帶不帶套子?”

老婆愣了下,羞得 不知該如何回答,答帶或不帶好象都不對。還是鄭局長自己說道︰“還是直接 起來比較舒服,反正你又干干淨淨的,你的陰道洗了嗎?”老婆輕輕點了下頭。 鄭局長又接著說道,“我的雞巴可是好久沒洗了,一會你要用你的小嘴幫我清洗 干淨喲。對了,你說我射精射在你哪里好?”見老婆不回答,他便拉長了臉, “一點都不配合我的工作,裝什麼淑女啊,不想干就走!”[!--empirenews.page--]

老婆見他生氣了,不敢再不答應,只有硬著頭皮說︰“隨便您。”

鄭局長得意的笑笑,“哦,那我可要幫你好好美美容咯!來,讓我看下你的 大奶子有多水靈。”說著慢慢撩起老婆的裙子,慧芳配合的舉起手,讓鄭局長把 整件裙子都脫了下來。只見老婆穿著黑色的蕾絲內衣和底褲,映襯著她如雪的肌 膚,別提有多美了。

鄭局長吸了下口水,淫笑著說︰“嫩得跟面團似的,老子弄死你得了。”說 著把慧芳的內衣拉起來一些,慧芳雪白的乳峰上,兩顆晶瑩粉紅的乳頭就露了出 來。鄭局長湊上頭去,在慧芳右邊的乳頭上拼命的吸吮,另一只手玩弄著慧芳左 邊的乳頭。只見他把慧芳的乳頭拉起來又突然彈回去,還用舌頭快速的舔著。慧 芳閉著眼楮,低聲的呻吟。

鄭局長抬起頭來,一張大嘴緊緊壓在慧芳的櫻桃小口上,他伸出舌頭,使勁 在慧芳的小口里攪拌,慧芳被吻得透不過起來,嘴里發出嗚嗚的聲音。鄭局長突 然抬起頭,捏著慧芳的的下巴命令道︰“把舌頭伸出來!”慧芳只好順從的把小 巧的舌頭伸了出來,鄭局長一口吸住,兩個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鄭局長親得夠了,說道︰“乖乖,我們到床上去。”我心里一陣遺憾,這樣 的話,床底下的我不是什麼都看不到了。

只見一雙粉嫩的小腳和一雙大腳向床邊走來,我听見鄭局長說道︰“誰叫你 上床的,先把衣服全部脫掉,還有我的也一起脫咯!”

我從拖在地上的床單縫隙只看到衣服一件件的滑落到地板上,先是老婆的內 衣和底褲,接著是男人的襯衣、領帶,然後是男人的西褲,最後一件男人的內褲 也滑落到了地板上,我可以想象得到,他們都是一絲不掛了。[!--empirenews.page--]

只听見鄭局長淫笑道︰“你的小騷俜好粉嫩啊,你看,我的雞巴夠大吧?來, 握著,感受一下他的溫度!”一陣安靜,只可惜我看不到老婆幫鄭局長摸雞巴的 場景,只能想象了。

隔了一小會兒,我感覺到床動了一下,這時鄭局長的腳後跟就在我面前了, 我知道他在床沿坐了下來。

只听他說道︰“來,跪著,給我吹簫。”只見老婆圓潤的膝蓋慢慢放在地板 上,離我的臉也不過十厘米左右,我知道,老婆要為鄭局長口交了。接著就傳來 了熟悉的吮吸的聲音,口水在口腔里的聲音,老婆的呻吟聲以及鄭局長愜意的喘 氣聲。只听鄭局長叫紹︰“含深些,含到喉嚨里去……再快些…不要用牙齒…… 對,舌頭在龜頭上打轉……啊,好舒服……舔下那條縫……爽死了……”

從鄭局長酣暢的叫聲中我听出,老婆工作得一定很努力。吸了十多分鐘後, 我听到鄭局長大聲叫道︰“啊,快,我不行了…啊,我要射了……天女散花!… 啊!!!”

接著是一陣急促的喘息聲,“全部給我打出來,一滴也不要剩,你看你的臉 上都是高級的美容品啊,來,我用龜頭幫你抹勻淨。”我看到很多又粘又濃的精 液撒在地板上,有兩滴還滴進了床底,我淫欲一起,就爬下身來,伸出舌頭舔進 了嘴里,除了有點苦之外還是蠻好吃的。

這時我又听見鄭局長說道︰“含在嘴里,別拿出來,包皮里還有點精液,翻 開,舔干淨。來,含著不要動,跟著我到床上來,來,慢慢的……”听他的話, 我知道趙鄭局長一定是在玩釣魚的游戲︰把雞巴放在慧芳的嘴里來把她拖上床。 只可惜我現在是什麼也看不到了。

過了五、六分鐘,我听見鄭局長叫道︰“又抬頭了,還是你們站長給我的藥 管用啊!來吧,我替你老公好好日日你!看你水得的真多!”然後我只感覺到床 劇烈的搖晃起來。[!--empirenews.page--]

伴隨著慧芳和鄭局長的喘息聲和叫聲,只听慧芳叫道︰“啊……啊……受不 了了……啊……好舒服……快用力……再快點……不要停……多轉幾下……”看 來老婆的羞澀與矜持已經完全被欲火所征服了,她已經完全沉浸在交合的快感中 了。

就這樣他們在床上折騰了一個多小時,鄭局長指揮老婆嘗試了好幾種體位。 在鄭局長在老婆的子宮里射出第三次精液後,兩個人都累得不動了,一會兒就傳 來了鄭局長巨大的鼾聲。老婆過了一會就起來了,到浴室里去洗澡了,我趁此機 會,溜之大吉了!不過那個晚上老婆都沒回來,第二天早上,她才紅著眼楮回來 了,我想這一晚她一定過得很爽吧